筆趣閣 > 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 > 第286章 薔薇花嫁 12
    西隱就這么在時笙別墅住下。
  
      但是他從不和時笙一起去上學。
  
      就算時笙死皮賴臉的跟著他,他也會自己消失。
  
      后來時笙開始正大光的追他。
  
      什么送花,告白,能玩兒的都被她玩轉了。
  
      學院的人都知道他們的高冷女神在狂追西隱,惹得不少男生看西隱不順眼。
  
      趁著時笙不在,幾個男生把西隱堵在教室。
  
      領頭的男生是禰奈的頭號粉絲,他一把推開西隱前面的桌子,上面的書本散落一地。
  
      “我們女神都那么追你,你還端著架子,牛逼啊!”
  
      西隱不為所動的看著他,“讓開。”
  
      “讓開?”男生冷笑一聲,“今天你不說清楚,別想走。”
  
      西隱眸子瞇了瞇,金光一閃而過,垂在身側的手慢慢的收緊成拳。
  
      男生還毫無知覺,“女神哪里配不上你了,你還敢給女神甩臉色……”
  
      “那是她的事。”西隱冷聲道。
  
      “草!”男生被西隱冷淡的態度激怒,招手指揮身后的人,“給我教訓教訓他。”
  
      ……
  
      時笙趕到教室,看到的就是倒在地上,似乎斷氣了的那個男生,其余的小嘍啰縮在角落,瑟瑟抖。
  
      西隱朝她看過來,眸光晦澀。
  
      時笙幾步走進去,緊張的拉著他的手,上下打量,“你沒事吧?”
  
      西隱抿著唇搖頭。
  
      “他死了。”
  
      時笙往地上的人看去,他匍匐在地上,臉色蒼白,雙眸充血。
  
      這個人她記得,經常打著她頭號粉絲的名頭,帶著小弟在學院欺負那些喜歡她的男生。
  
      甚至還曾鬧出過人命,但是因為家里有錢有勢,學院的人都有些怕他。
  
      “你沒事就好。”時笙收回視線,替他理了理有些褶皺的衣裳。
  
      西隱垂眸看著她。
  
      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
  
      除了他。
  
      教學樓外突然響起警笛聲,時笙眸子一凝,看向縮在角落的人。
  
      那些人如同受驚的鴕鳥,在時笙視線掃過去的時候,立即抖著聲音解釋,“不是我報的警。”
  
      “不是我,我也沒有。”
  
      “不是我……”
  
      一群人都說沒報警,但是現在警察來了。
  
      時笙往窗戶外瞄了一眼,很好,都把教學樓包圍了。
  
      這報警的人說的是里面有人要炸教學樓吧?
  
      警笛聲不斷的響著,教學樓里面還有一些學生,聽到動靜紛紛往外面跑。
  
      “里面的人聽著,你已經被包圍了。”
  
      “不要傷害人質,有什么需求你可以和我們說。”
  
      “我們可以幫你,千萬不要傷害人質。”
  
      接二連三的喊話傳遍整棟教學樓。
  
      時笙神色沒任何變化,慢條斯理的替西隱整理著衣裳。
  
      西隱抓著她的手,“此時與你無關,你走吧。”
  
      來的是警察,有些麻煩。
  
      時笙抬頭看他,眸光平靜,她扯著嘴角笑了笑,“你這是關心我?”
  
      西隱放開她,“我只是就事論事。”
  
      他才不是關心她。
  
      這事本就和她無關,沒必要把她牽扯進來。
  
      “既然不關心我,那我走不走,對你來說也沒啥區別。”時笙板著臉。
  
      “禰奈。”西隱語氣加重。
  
      兩人間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微妙起來。
  
      外面不知怎么的沒了聲。
  
      整個世界恍如都安靜下來。
  
      ……
  
      杜絕帶著人很快趕到,先和警方交涉,警方雖然奇怪,但是高層下了命令,他們也只能放他們進去。
  
      杜絕趕到教室,看到里面的人瞳孔一陣緊縮。
  
      “西隱……”他怎么會在這里。
  
      他此時不是應該在沉睡嗎?
  
      他沒見過西隱,但是杜家保存下來的筆記中有他的照片,根據記載,他至少還有百年才會蘇醒。
  
      為什么現在會在這里?
  
      西隱將視線從時笙身上移開,落到門口的男人身上,眸中金光流轉。
  
      “杜家的人?”
  
      “是。”杜絕硬著頭皮回答。
  
      杜絕看向站在西隱身邊的時笙,心中又一跳,她和西隱認識嗎?
  
      本來一個純種吸血鬼已經很難對付,在加一個西隱……
  
      祖輩說過,西隱是一只很奇怪的吸血鬼,他不是純種的,但是力量比任何純種吸血鬼更強大。
  
      而且他似乎活了很長時間。
  
      從有記載起,可以追溯到千年前。
  
      “呵……”西隱意味不明的輕呵一聲。
  
      來的是人類還有些麻煩,但是來的是血獵同盟的人,那就好辦多了。
  
      杜絕咬著牙,不能得罪西隱,語氣不免軟下來,“西隱大人為何會在此。”
  
      “念書。”西隱不知是給誰的面子,竟然回答了。
  
      杜絕:“……”您老人家都活多長時間了,念什么書啊?
  
      好吧,他是大佬,他得罪不起,
  
      “我接到消息,說有吸血鬼襲擊人類……”杜絕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謙卑一些,目光落到地上沒了氣的尸體上,“西隱大人可否解釋一下。”
  
      西隱眸子一瞇,聲音中滿是嘲諷,“杜家的人都死絕了,沒教你規矩?”
  
      杜絕反應過來,后背立即被冷汗浸透。
  
      就算他爺爺在此,估計也不敢讓西隱解釋什么。
  
      “是杜絕言語不當。”杜絕心中有怒火,卻也只能壓著,面前這個男人,是他絕對得罪不起的。
  
      杜絕謙卑的態度讓后面的人都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這個男人是誰?
  
      杜絕深呼吸一口氣,“那是否可以讓我們看看尸體。”
  
      杜絕的視線有意無意的往時笙身上瞄,想要確定她和西隱沒有關系。
  
      這樣的話……
  
      說不定能借用西隱抓住她。
  
      上次她殺他們那么多人,她和他們已經結仇。
  
      然而杜絕注定要失望了,他看著時笙往后面退一步,自然的挽住西隱的手臂,后者只稍微皺下眉,卻沒有甩開。
  
      杜絕:“!!?”他們兩個什么時候搞到一起的。
  
      這不科學啊!
  
      時笙挽住西隱,手指繞著他的指尖,微微仰著臉,“沒想到你大腿這么粗,給我抱抱啊!”
  
      連杜絕這瘋子都這么忌憚他,沒白費反派這個名頭。
  
      西隱捏住她在手心搗亂的手,抿著唇,只給了時笙一個高傲的神情。
  
      “西隱大人……”杜絕顯得越的小心。
  
      禰奈竟然和西隱關系這么親密,上次的事,怕是只有不了了之。
  
      “尸體而已,要看就看唄,不夠我再給你們幾具新鮮的。”時笙搶在西隱之前回答。
  
      杜絕眸光一閃,記得先輩們記載,西隱不喜歡有人擅做主張,禰奈這般不知輕重,說不定會被西隱厭惡。

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