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符皇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變故陡生
    公冶南離,一位來自帝域公冶氏的實權人物。@
  
      他的實力甚至比那翟云秋更強大,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第八十三位!
  
      看似排名不顯眼,但要知道,每一個祖神境存在,莫不是已存活數千,甚至上萬年的老怪物!
  
      更何況,能夠躋身祖神,本身已是一件極為艱難的事情,而能夠在整個上古神域中,將自身名字躋身封神之榜上,可想而知有多么困難。
  
      起碼像翟云秋這等巔峰祖神境存在,戰斗力已足可以碾壓同輩大多數人,可至今也未能將名字躋身封神之榜上。
  
      值得一提的是,封神之榜祖神境的排名,比靈神境排名顯得更難以躋身其中,其上的排名幾乎很長時間都不會生變化。
  
      原因就在于這些祖神境老怪物實在太強大,且極難徹底滅殺,像要撼動他們的地位,簡直比登天還難!
  
      ……
  
      這一剎,公冶南離這等強橫人物含怒出手,一時之間,時空如燃,大道崩殂,神光貫空,引起諸般可怖異象。
  
      “不好!退!”
  
      樂北游、申屠豹等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識得這一擊的厲害,幾乎下意識,就帶著樂無痕他們紛紛朝遠處閃避,以免被波及到。
  
      這一刻,他們顯然已顧不得陳汐。
  
      這就分出了親疏遠近,相較于陳汐這個初次相見的年輕人,他們先考慮的必然是樂無痕、申屠嫣然、虞丘荊、顓臾水這些他們各自宗族的子弟。
  
      再加上陳汐之前展現出的強大手段,令得樂北游等人也開始懷疑,雒少農一行人極有可能是陳汐所殺。
  
      故而在這等情況下,他們下意識就采取了明哲保身的行動,不愿被卷入這一場滔天風波中。
  
      轟隆!
  
      天降神芒,一股可怖的氣場籠罩而下,大道之力轟震,這一刻的公冶南離,顯然是打算一舉將陳汐擒殺。
  
      唰!
  
      陳汐不進反退,身影一閃,便撞碎時空,掠入到了葬神海中,堪堪避開了這一擊。
  
      一擊落空,可怖的力量將陳汐之前立足的海岸震碎、塌陷、化為一道觸目驚心深淵。
  
      太強了!
  
      這一擊若是實打實鎮殺陳汐身上,可想而知后果有何等嚴重。
  
      “孽障!還敢閃避!”
  
      公冶南離冷哼一聲,一腳踏碎時空,整個人宛如來自太古的一尊戰神,掌控萬道而行,隨意一動,便具備天崩地裂之威能。
  
      他沖入葬神海,翻手之間,一縷赤色神焰蒸騰而出,宛如一輪神日升起,鎮殺向陳汐。
  
      這片海域瞬間被蒸,化為干涸龜裂之地,蒼穹宛如被焚化,可怖的高溫將時空都燒成扭曲爆碎地帶。
  
      這樣一幕,簡直就是真真正正的“焚天煮海”!
  
      那可怖的熱浪,令得附近不少修道者也是呼吸一窒,宛如一剎那間置身火爐之中,燥熱難當。
  
      鏘!
  
      陳汐祭出劍箓,當空一斬。
  
      解牛式!
  
      歷經三十六尊絕世劍魂磨礪之后的解牛式,威勢比之以往已完全不同,精準、肅殺到了極致。
  
      僅僅一剎那,就將那一輪燃燒蒼穹的神日斬為兩半,然后切開時空,徑直朝公冶南離殺去。
  
      哧啦!
  
      這一擊太快,盡顯劍道一重天境界的所有精髓,猝不及防之下,公冶南離眼瞳一縮,連連拍出幾道渾厚掌力,方才將這一擊化解。
  
      好強的劍道!
  
      附近眾人皆都心中一凜,他們大多都是祖神境中的佼佼者,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一眼就看出,陳汐劍招中的然神妙之處。
  
      不出意外,這等劍道,已融合心之秘力,登臨劍皇境之上,擁有了屬于自己的勢!
  
      這讓圍觀眾人心中不免又起一抹波瀾,這宛如怪物般的小東西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轟隆隆~
  
      這邊,公冶南離已和陳汐激戰在一起,兩者在葬神海中廝殺爭鋒,劍氣縱橫,神輝迸射,將方圓十萬里海域都淪為瘡痍之地,場景駭人之極。
  
      若非親眼所見,絕難想象,這世上竟有靈神境存在,能夠和一尊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中的老怪物抗衡到這般地步了。
  
      這簡直就是驚世駭俗!
  
      而由此,也讓所有人愈確定,雒少農他們七位神靈至尊的隕落,必然和此子有關了!
  
      這讓不少老怪物心中愈憤恨,若非礙于尊嚴和顏面,只怕早已沖出去,和公冶南離一起對付陳汐。
  
      ……
  
      “這小子竟如此厲害,你們是如何認識的?”
  
      這一刻,樂北游也不禁心驚,儒雅的面容上一片凝重。
  
      “哼!”
  
      樂無痕冷哼,一臉的陰沉,他對自己九叔很失望,甚至是憤怒。
  
      陳汐可是他的朋友,一路肝膽相照,而今陳汐落難,他卻只能立在此處眼睜睜看著,心中又是愧疚,又是不甘。
  
      他不止一次要沖過去,和陳汐并肩而戰,但最終皆都被樂北游阻攔,這讓他對樂北游的態度也變得惡劣起來。
  
      不止是他,虞丘荊、顓臾水等人也都臉色鐵青,宗族長輩的表現,讓他們簡直失望透頂。
  
      他們當然清楚,這時候幫助陳汐,會成為在場其他大勢力共同的敵人,可是,難道就因為這些,便丟棄朋友不顧?
  
      誠然,他們很驕傲,很自負,甚至目中無人,驕縱跋扈,可他們心中兀自流淌熱血,對待朋友時,更是義薄云天!
  
      這就是朋友,既然認定了,還需要其他理由去詮釋?
  
      不需要!
  
      “嫣然,你若真當此子為友,三伯我就是拼了老命,也會為你出戰,不過,卻不能用宗族的名義。”
  
      見申屠嫣然也是一臉陰霾,申屠豹不禁嘆了口氣,復雜道,“朋友情固然重要,和牽扯到宗族利益……就注定只能讓步,這就是現實,等以后你經歷的事情多了,自然就會明白。”
  
      “不用了。”
  
      申屠嫣然斷然搖頭,道,“陳汐有陳汐的抉擇,我們尊重他,只是……看著他受難,我們卻只能旁觀,這讓我無法原諒自己。”
  
      申屠豹眉毛一挑:“那你要如何?”
  
      申屠嫣然咬了咬櫻唇,咬牙道:“他的敵人,便是我的敵人,無論現在,還是以后!”
  
      申屠豹心中悚然,這句話的意思他太清楚了,儼然就等于是在說,此次誰敢傷害了陳汐,來日,她申屠嫣然必將為此復仇!
  
      看似狠戾決然,實則其中卻透著一股深深的無奈,若是有能耐,她現在就可以去營救陳汐,怎可能會等以后再為他報仇?
  
      這就是實力不足的原因。
  
      更是一種考慮現實狀況之后,不得不妥協做出的一個抉擇。
  
      “好!”申屠豹沉默許久,拍了拍申屠嫣然肩膀,欣慰不已,“三伯支持你。”
  
      樂無痕等人目睹這一切,心中也是熱血沸騰,暗暗做出了同樣的決定。
  
      ……
  
      轟!
  
      驀地,一聲激烈碰撞后,原本旗鼓相當的局勢,陡然生變化。
  
      那神威不可匹敵般的公冶南離,竟是被陳汐一劍狠狠震飛出去,口中咳血不止!
  
      一下子,全場震駭。
  
      位列封神之榜上的老怪物都被擊敗,這小子還只是靈神境界,若是他以后晉級祖神境,那還了得?
  
      “卑劣的小東西,竟使計坑害老夫!”
  
      公冶南離咆哮,身影一閃,竟是施展挪移之法,從那葬神海中朝岸邊掠來。
  
      怎么會這樣?
  
      眾人又是一陣愕然,沒想到公冶南離僅僅只是一次受挫,竟是一副落荒而逃的模樣。
  
      “好聰明的小家伙,竟是借助了天地大勢來戰斗,那葬神海自古至今存在一股可怖力場,壓制境界,唯有靈神境修道者方才能安然踏入其中,過這個層次的存在,其自身境界就會被狠狠壓制到靈神層次,難以揮出全部威勢!”
  
      有人感慨,指出其中緣由。
  
      眾人聞言,這才幡然醒悟,皆都一陣慚愧,他們自然也清楚這一切,可正因為早已清楚,反而忽略了這一點。
  
      同樣,若不是因為葬神海中這一股獨特的力場,他們大可不必等候在海岸邊,只怕早就殺入莽古荒墟中,查探事情的真相了。
  
      甚至,早在這一場無上機緣之地開啟時,他們也不必止步,完全可以和其他人一起,前往莽古荒墟中尋覓機緣了。
  
      簡而言之,這一切,都是因為葬神海太過不同,不屬于上古神域,擁有著獨特的力場,壓制境界,讓靈神境以上的強者,根本不敢嘗試踏足其中。
  
      顯然,之前公冶南離也忽略了這一點,直至在戰斗中受挫,方才明悟過來。
  
      “老東西,你一口一個孽障叫得那么起勁,現在還想離開?”
  
      陳汐冷哼,腳踏時空,揮手之間,億萬劍氣猶如天降牢籠,將公冶南離的退路封死。
  
      好不容易抓住這等機會,他自不會眼睜睜看著公冶南離返回海岸。
  
      換而言之,眼下的公冶南離就是個被壓制到靈神境的存在,完全失去了祖神境優勢,此事若不擒下他,那這一場戰斗就毫無意義可言。
  
      轟隆!
  
      劍意通天,宛如碧海潮生,似天塹般橫亙在公冶南離之前,快要將他身影淹沒。
  
      ——
  
      ps:關于壓制境界這一點,在寫陳汐進入莽古荒墟時,就已埋下伏筆,不清楚的童鞋可以回頭看看。另外,第二更稍晚。

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