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符皇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太上誅神
    尤為令陳汐感興趣的是,赤練神將口的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二先生寂道人、三先生鐵云海、老窮酸……他們莫非就是自己的師兄們?
  
      見赤練神將提及神衍山,離央忽然笑了,一字一頓道:“如果我大師兄在,你們七個加在一起也不夠看,可惜,他無心理會這些污濁之事。如果我二師兄在,你們現在只怕已死掉大半了,可惜正如你所言,他至今下落不明。”
  
      頓了頓,她繼續道:“如果我三師兄在,他不會來這里,只會殺上你們太上教三十三重天去,如果我四師兄在……呵呵,他會告訴教會你們該怎么重新做人。”
  
      說到這,她聲音已透著一抹傲然,“至于其他師兄師姐,除了五師兄李扶搖重修仙王大道,七師姐谷梁琴立誓不殺生之外,又有哪個不能壓上你們一頭?”
  
      一言一詞,句句驕傲!
  
      那是一種來自骨子里的傲氣,是屬于神衍山每一名弟子的底蘊。
  
      誠然,加上陳汐在內,眾所周知他們神衍山只有親傳弟子十四人,論及數目,遠遠無法和女媧道宮、太上教相比。
  
      可若論及底蘊和實力……誰敢說壓他神衍山一頭?
  
      君不見神衍山之主早已飄然離去不知多少年,可至今神衍山依然屹立在三大至高道統行列之,根基更從未被撼動過?
  
      這就是底蘊!
  
      而這種底蘊如今正體現在他們這些親傳弟子身上,所以,這一切都值得離央驕傲。
  
      一旁的陳汐只聽到心潮澎湃,熱血不已,他能夠感受到離央口吻的驕傲,心也不免升起一股與有榮焉的感覺。
  
      那些女媧道宮的傳人并未流露任何情緒,因為他們知道離央所言并不假。
  
      趙太慈三位封神境存在和軒轅紹、左丘飛冥、華劍空等人則聽到一陣咂舌,這等話語,也只有神衍山弟子有底氣當著七殺神將的面說吧?
  
      而聞聽這一切,卻令赤練神將他們一個個臉色愈發森然,眸跳動著憤怒的神火,可卻并未去辯駁什么。
  
      這種口舌之爭很沒有必要,捫心自問,他們的確對神衍山不少弟子頗為忌憚,例如大先生巫雪禪,二先生寂道人,三先生鐵云海,但這不代表他們就會畏懼對方了。
  
      更何況,太上教可也不乏足以力敵神衍山一眾弟子的存在!
  
      ……
  
      在談話之際,遠處蒼穹下的那一道末法漩渦一直在旋轉,由最初的轟鳴如雷,到現在逐漸變得無聲無息起來。
  
      可那漩渦依舊在瘋狂旋轉,只是沒了聲音,透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死寂力量,尤其是那漩渦深處,隱隱有著一股恐怖到極致的滅世力量在孕育著。
  
      若持續這樣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那等滅世力量就會從末法漩渦噴薄而出!
  
      似乎也意識到這種情況的變化,離央神色倏然變得平靜,眉宇間涌上一抹肅殺,道:“這一場交鋒,似乎也到了分出個勝負的時候了,諸位以為呢?”
  
      此話一出,滿場肅殺!
  
      “其實,你說的大致并不錯,只是你們神衍山那些弟子沒有來臨,終究有些可惜。”
  
      忽然,赤練神將卻是流露出一抹詭秘的笑容,耐人尋味。
  
      就在他的聲音甫一落下,驀地,一側的燧人廷猛地一展雙臂,頭樂懸浮的那一道紫色太上符詔,倏然騰空而起。
  
      嗡!
  
      一股恐怖而無上的黑色光柱,從太上符詔直沖霄之上,引動八方風云,令天地都色變。
  
      僅僅一瞬間,整個鳶尾沙漠上,轟然涌出一道道扭曲而狂暴的黑色神鏈,每一條神鏈都足足有數丈粗細,表面烙印著繁密無比的晦澀符。
  
      遠遠望去,整個鳶尾沙漠,猶如在剎那間被億萬道黑色鎖鏈囚禁!化作了一個籠罩八極,涵蓋十方的囚籠!
  
      鳶尾沙漠何其之大,足足覆蓋數千萬里范圍,可此時,竟被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黑色神鏈籠罩,每一道神鏈都充斥毀滅災厄之氣,將整片天地都硬生生囚禁,那等情景,簡直是駭人到了極致。
  
      這一幕發生太快,從赤練神將話音落下,再到燧人廷祭出那一道太上符詔,整個過程根本沒有留下任何反應機會。
  
      甚至,連離央、孟星河、元澈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并非是他們沒有察覺到這一切,而是這一幕發生的太突兀,所造成的聲勢也太過恐怖,令他們即便想要出手,也只是下意識地去防護著眾人,而非是殺敵。
  
      因為他們已感知到,這赫然是一座早已精心布置好的神陣!甫一爆發所產生的威力,便令他們皆都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這是太上誅神陣!源自上古神域,并非三界所有,倒是沒想到,太上教主居然連太上教壓箱底的至高陣圖都拿出來了!”
  
      離央眼眸一縮,第一次流露出凝重忌憚之色。
  
      說話時,她渾身神輝蒸騰,祭出一尊琉璃似的寶塔,強自在四周撐起一道防御光幕,以此抵御那一道道黑色神鏈的絞殺!
  
      現如今他們所佇足之地,全部被無數的黑色神鏈條覆蓋,這些黑色神鏈表面烙印著晦澀的符,釋放出恐怖的毀滅災厄氣,不斷滋長,不斷拍打,力量之恐怖,將時空都絞碎、齏粉,駭人無比。
  
      別說是仙王境,就是剛踏入封神境的趙太慈等人,都從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危險,哪還敢遲疑,紛紛祭出各種仙寶,全力抵抗。
  
      “太上誅神陣……像這等神陣,若不耗費百年之功,根本無法布下。看來我們之前也被算計了一把,太上教為了這一場交鋒的勝利,早在很久已經開始布局了。”
  
      女媧道宮的元澈開口,話雖如此說,她神色卻依舊沉靜莊肅,圣潔從容,揮手將一口光明玉碗祭出,釋放熾盛光明神力,將他們身邊等人也都籠罩其。
  
      其他人聞言,臉色皆都陰沉無比。
  
      皆都沒想到,還未真正開始動手,一剎那間,他們的處境竟已變得岌岌可危,這等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他們的心情也不禁變得沉重。
  
      尤其當聽到這“太上誅神陣”竟非三界所能擁有,而是源自上古神域的傳承,被太上教視作宗門至寶,如今竟用來滅殺圍困他們,可想而知,其該有何等危險了。
  
      而很顯然,這一切起碼在百年之前,就被太上教開始著手布置了,這等心機、手段,足以令任何人心寒。
  
      “又是這樣的手段!”
  
      陳汐臉色冰冷,猛地想起在封神之域時,他和石禹等人也同樣被燧人廷等人早早布置的“災厄天滅道神陣”所困。
  
      當時若非河圖碎片和道厄之劍相助,他們一行人差讀就葬身其。
  
      而眼下這一幕,和當初何其相像?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這“太上誅神陣”明顯要更為恐怖,那等神禁之力,就連他都無法窺伺到一絲一毫的玄機,更別說去破除了!
  
      從未央、孟星河、元澈他們的凝重神色就能夠看出來,這一座神陣的威力有何等之可怖了。
  
      他們如今也都暫時束手無策,只能被動防御!
  
      轟隆隆!轟隆隆!
  
      一道道黑色神鏈沖霄而起,與天地溝通,猶如一道道掌控于神祗手的天罰之鞭,不斷朝陳汐他們狠狠鞭撻,神性之力爆綻,釋放出可怖的鎮殺力量。
  
      一時之間,他們的身影已被無窮盡的黑色神鏈所覆蓋,動彈不得,只能佇足原地拼力抵御。
  
      “情況似乎有些不妙。”
  
      孟星河蹙眉,他手掌星羅萬象盤,和離央并肩抵御來自四面八方的鎮殺,能夠清楚感受到這“太上誅神陣”的可怖。
  
      雖說暫時不虞出現什么兇險,可若繼續如此下去,只怕會被活活給耗死!
  
      “這一招的確是我之前未曾考慮過的,不過……可不止他們太上教留有后手了,孟師兄不必擔憂。”
  
      離央波瀾不驚,輕聲開口,只是眸子里涌動著冰冷森寒的憤怒,這一次行動,她同樣籌謀許久,卻沒曾想,還未展開就落入對方陷阱,這讓她不禁有些惱羞成怒。
  
      說話時,她同樣也向其他人叮囑了一遍,這才令眾人皆都安心不少。
  
      “離央道友,如果逼到最后要破陣時,還請告之于我,這次我們隨身攜帶了不少秘寶,倒也可以派上些用場。”
  
      女媧道宮的元澈神色從容,有條不紊傳音道。
  
      “那可就先謝過元澈道友了,不過能否用得上還很難說呢。”
  
      離央輕松笑道。
  
      談話之際,他們一直在全力抵御“太上誅神陣”的鎮殺,那些黑色神鏈實在太過可怖,密密麻麻無窮盡,充斥晦澀恐怖的破壞神性力量。
  
      甚至,每一擊都足以輕易抹殺仙王境存在,即便是趙太慈他們三位剛晉級封神境的存在,也不敢保證沒有離央他們的保護,自己能否幸存下來了。
  
      “哈哈哈,諸位道友,淪為階下囚的感覺如何?這座神陣,乃是我家教主親自為你們準備,可絕非你們想象那般簡單了!”
  
      驀地,大陣外傳來燧人廷得意的大笑聲,躊躇滿志,不可一世。
  
      ——
  
      PS:第更送上,第十更晚上8讀,繼續強烈滿地打滾地呼喚月票!!I640
  
      S

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