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符皇 > 第一千一十五章 身法莫測
    從來沒把對方當做好人,換而言之自始至終都把對方當做了壞人。
  
      聞言,木靈朧放松之余,也不由笑了起來,清眸彎彎,形如星空上鑲嵌的一對月牙,清靈燦爛。
  
      蕭云主仆三人的臉色卻陰沉下來。
  
      “該死的小妮子,剛才被你逃掉,你竟還敢回來破壞本公子的好事!今天你和這小子一個也別想逃了!”
  
      蕭云森寒說道,“蕭貴、蕭艷,你兩人去對付這小子,那小妮子交給我了!”
  
      話音剛落,他人已沖向木靈朧,身影如龍,帶起一抹殘影,快如閃電,轟的一聲,一道拳影如奔流轟泄而出,徑直朝木靈朧小腹擊去。
  
      這一招,雖干脆利落,力道可怖,可用來對付一個少女,還是那種部位,簡直就是下作無恥了。
  
      “卑鄙!”
  
      不過,木靈朧卻是身影一閃,如一抹輕煙似的,就輕松閃避而開,只不過一張精致的小臉,已氣得柳眉倒豎。
  
      “哼,小妮子,這叫卑鄙嗎?等本公子抓住你,就讓你嘗嘗什么叫真正的卑鄙。”
  
      蕭云一擊不中,不由微微一怔,旋即臉上露出一抹陰冷暴戾之色,再次縱身上前,十指如鉤,裹挾著澎湃仙力,朝木靈朧連連撕抓而去。
  
      而此時,那蕭貴和蕭艷兩名仆從,已是和陳汐戰作一團。
  
      這兩人,雖未凝練出法則之力,可畢竟已羽化天仙,且體內仙元渾厚飽滿,兩相配合,絲嚴縫密,威勢頗為凌厲。
  
      可惜,他們碰上了陳汐這個怪胎,注定要敗得一塌糊涂。
  
      想當年陳汐以地仙八重境煉氣修為,都能斬殺大羅金仙冰釋天的一具分身,而如今,這具第二分身更是修煉六百余年,只差一步就臻至天仙之境,滅殺兩個還未凝練出法則之力的天仙,也是游刃有余。
  
      所以剛動手不久,陳汐便施展身影一縱,周身仙巫之力轟鳴,浮現出一只彌漫著古老滄桑氣息的手印,橫空拍擊而去。
  
      星辰循環,萬象籠罩于其中,正是無上神通——星斗大手印!
  
      這一部來自星辰洞府的傳承,早在很久之前,就幫陳汐滅殺過不知多少強者,號稱是“道意無窮,威力亦無窮”,能夠容納諸般大道奧義于其中,相互循環而不沖突,從而爆發出恐怖無比的碾壓之力。
  
      而如今,被陳汐以地仙八重境的煉體修為施展而出,那一尊大手印,仿若裹挾億萬顆星辰鎮殺而下,萬星璀璨,將虛空都震蕩出一圈圈漣漪!
  
      要知道,這可是在仙界,天地空間法則堅固無比,能將虛空都震蕩出漣漪的,幾乎都是掌控法則奧義的強大存在。
  
      “不好!”
  
      “這是什么神通?”
  
      那蕭貴和蕭艷大驚失色,從這一尊手印中,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威脅,幾乎下意識就要閃避而開。
  
      可惜,兩人忘記了,這是在狹窄逼仄的幽邃礦道中,而一側蕭云正在追殺木靈朧,已根本沒多少閃避的空間了……
  
      砰!砰!
  
      下一剎那,星斗大手印落下,熾盛光澤爆綻,將二人籠罩籠罩其中,一陣慘叫聲隨之響起,血花飛濺,徹底被碾壓至死。
  
      若是兩人凝練出法則之力,或許還能給陳汐帶來無法忽視的威脅,但遺憾的是,這一切都不可能了。
  
      天仙,其力量本源就是法則!
  
      沒有法則,也只是空負一身力量,而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力。
  
      殺了蕭貴二人,陳汐就不再理會,正打算前去救助木靈朧,卻驚奇發現,那少女竟掌握了一門鬼神莫測的身法,倏忽如閃電,輕柔似流光,于方寸之間極盡變化之道。
  
      遠遠一望,她仿似腳踏星辰,衣袂振空,流連于無盡宙宇之間,一步跨出,就是光年飛逝,星移斗轉!
  
      稱得上是玄奧莫測,仙魔不驚!
  
      怪不得她之前能躲開蕭云主仆三人的追殺,原來竟掌握了這樣一部無上身法……
  
      陳汐心中驚嘆,他能清晰辨別出,若是木靈朧掌握了法則之力,再施展這等身法,其變化之道要更厲害,超出想象。
  
      “該死!竟敢殺了本公子兩名仆人,十日之后,你們這對狗男女也別想活了!”
  
      這時候,蕭云久攻不下,又見兩名強仆被殺,又驚又怒,當即身影一閃,竟放棄了追殺木靈朧,朝礦洞外逃奔而去。
  
      陳汐又哪可能眼睜睜看著他逃走,當下就一展身影,就要沖過去。
  
      不過,就在他打算追殺之際,猛地看見,那木靈朧身影一晃,竟一下子跌坐在地,氣喘吁吁,小臉刷白,似快要昏厥過去一般。
  
      “木姑娘,你沒事吧。”
  
      陳汐只得止步,來到木靈朧身邊,將其扶坐起來。
  
      “我……我沒事……只是以往從沒和人戰斗過,有些不適應。”木靈朧深呼吸一口氣,有些心有余悸似的說道,一副疲憊難受的可憐模樣。
  
      從沒和人戰斗過?
  
      陳汐一呆,萬沒想到,從對方口中會得到這樣一個理由,都有諧疑對方是怎么修煉飛升上來的了。
  
      要知道,身為飛升者,哪個不是與天相爭,里經過無數的戰斗,方才硬生生殺出了一條成仙路。
  
      可木靈朧倒好,竟從來沒有和人戰斗過……
  
      這若是說出去,只怕沒人會相信了,但陳汐看著少女說話時那認真而心有余悸的模樣,不禁有些動搖了。
  
      難道,對方真的沒經歷過任何戰斗?
  
      “陳汐公子,我……我仙力消耗太重,只怕一時難以恢復,要不你先去尋覓青魂母巖吧,不用管我的。”
  
      木靈朧柔弱開口,小臉雖蒼白,可卻強擠出一抹笑容,似是不愿耽擱了陳汐的時間,顯得很善解人意。
  
      “你還是跟隨我身邊吧。”
  
      陳汐嘆了口氣,將一個裝滿了仙石的儲物袋遞給對方,“用這些仙石修煉,應該很快就能恢復過來了。”
  
      說著,陳汐起身,拍了拍肩膀,“上來,我背你。”
  
      木靈朧看了看手中的儲物袋,又看了看陳汐那認真的神色,眼眶中霧氣蒸騰,撲簌簌掉下一顆顆晶瑩清澈的淚珠。
  
      她竟是哭了!
  
      陳汐一怔,有些愕然,有些想不明白,不由皺眉道:“又怎么了?”
  
      若非這是仙界,若非知道彼此都是從下界飛升上來,他真懷疑這少女是不是一個多愁善感、不通世事的小女孩。
  
      木靈朧連忙擦拭了一下眼淚,搖頭道:“我只是有些后悔,不該自己一個人偷偷跑上仙界來,若非是陳汐公子你,我都有些不知道該怎么活下去了。”
  
      陳汐又怔了怔,偷偷跑上仙界?這把渡劫飛升也看得太輕松了吧?
  
      見陳汐不明白,木靈朧便耐心解釋道:“我從小就沒出過家門,只有這一次,我聽了堂兄說仙界很神奇,實在忍不住好奇心,就瞞著家人偷偷溜了出來,然后就飛升到了仙界,哪曾想到,仙界根本沒那么神奇……”
  
      說到最后,她小臉上已禁不住浮現出一抹濃濃的失望。
  
      至此,陳汐總算明白過來,不由想到,這木靈朧也不知來自玄黃大世界中的哪一方勢力,竟能培養出這樣一個純凈得有些懵懂無知的少女來。
  
      偏偏地,這樣一個少女天賦和修為還如此之高,否則也不可能僅僅是對仙界有些好奇,就偷偷飛升了上來,這也太輕松隨便了。
  
      若被其他修行者得知,非氣得吐血三斤不可。
  
      “原來如此,你的遭遇讓我想到了一個朋友。她和你一樣,也是偷偷從家里跑出來的,只不過她卻是從仙界跑到了人間界,而你則是從人間界跑來了仙界。”
  
      不經意地,陳汐想起了阿秀,不禁笑說道。
  
      “還有人和我一樣嗎?”
  
      木靈朧驚奇道,已是不再懊惱自責,也不再掉閻羅,果然像孩子一樣,情緒變化非常人能比。
  
      “嗯,等有機會介紹你認識,現在,你還是安心修煉吧。”
  
      陳汐吩咐了一句,就走到那蕭貴和蕭艷的尸骸前,一一搜查之后,卻并未發現什么,更別說青魂母巖了。
  
      這讓陳汐不由暗自嘆了口氣,看了看一旁安心修煉的木靈朧,又算了算時間,大致推算出,若等木靈朧恢復過來,只怕要等到日落之后了。
  
      如此一來,今日也很難搜集足夠的青魂母巖,更別說返回去交差了。
  
      不過陳汐倒也并不在乎,雖說日落之后,這礦洞深處會涌現出一股股青魂煞氣,但卻奈何不得他。
  
      原因很簡單,他身上有大量的仙石、仙液,再加上本尊體內的蒼梧幼苗,完全能支撐無數個日夜,而不會像那南宮琿一般,因為缺乏仙石,被青魂煞氣侵襲,落得生機瀕臨枯竭垂死的下場。
  
      “罷了,如此也好,待本尊實力恢復,凝練出法則之力,就從此地殺出去……”片刻后,陳汐就做出決定。
  
      與此同時,那青石礦山中,韋正耳畔突然傳來一道沙啞低沉的聲音,“韋正,召集婁風、薛昆、黃辛三人,一道前來見我。”
  
      熊溟大人!
  
      韋正渾身一僵,旋即躬身傳音道:“是,大人。”
  
      ∷〗(記住,或且“”,就能):

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