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符皇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新的征程
    兄弟們,月票榜最后30分鐘!這是最關鍵的一刻,也是戰斗最慘烈的一刻,兄弟們,有票沒投的趕緊了!只差6票就被爆了!
  
      ————
  
      語不驚人死不休!
  
      陳汐剛答應,讓云瀾生帶著卿秀衣回歸天衍道宗,下一刻冰釋天就說出這么一段話,這絕對是針對陳汐的一場早有預謀的報復!
  
      “太過分了!你這人簡直陰險卑劣到了極致!”皇甫清影憤怒尖叫。
  
      “天仙?我呸!”周四少爺被惡心壞了,氣得渾身都哆嗦起來。
  
      其他人也都面露怒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一尊天仙的所作所為!
  
      “我早已說清楚,這個約定早在卿師姐轉世重修之前,就已訂下,那是我天衍道宗諸位元老的決定,卿師姐當時也已同意了的!”冰釋天神色平靜,淡淡說道,
  
      這時候的他,又恢復了那種雍容的天仙氣度,看得皇甫清影等人又是一陣憤怒,真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冰師兄說的……”云瀾生苦笑看了一眼冰釋天,硬著頭皮說道,“的確是真的,此事我可以作證,我天衍道宗的諸位元老也可以作證。”
  
      “只憑你二人之言,如何能讓人信服?”甄流晴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
  
      “我可以對天發誓。”冰釋天淡淡說道。
  
      此話一出,頓時令甄流晴等人無言,修士對天道最為敬畏,誓言如心魔,沒人敢拿誓言開玩笑,冰釋天這么一說,無疑已證明,這一切的確都是真的了!
  
      “師妹,此事師兄也管不著啊,那是卿秀衣自己答應的事情,無法再去改變。”踏天大圣輕嘆道。
  
      “的確,解鈴還須系鈴人,此事源自卿秀衣,自當由她自己來解決。”黃眉翁、六賊和尚、方斬眉也紛紛點頭。
  
      他們的確無法插手此事,那天衍道宗好歹也是十大仙門之一,底蘊之強,比之他們背后的勢力也相差無幾,若是強自插手,反而會引起莫大爭執。
  
      “這冰釋天……還真夠狠的啊!三言兩語,就將之前的頹勢扭轉過來,這下陳汐只怕再無力回天了。”那些旁觀的王朝強者,以及玄寰使者們,心中都是暗自感慨不已。
  
      便在這時,陳汐突然踏步上前,眸光直視著冰釋天,平靜道:“你很愛卿姑娘?”
  
      很突兀的一個問題,但冰釋天卻是沒有任何猶豫就答道:“不錯。”
  
      “那你可敢跟我打一個賭?”陳汐繼續說道,眸光冷靜如雪,聲音更沒有任何顫抖,就像在說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說來聽聽。”冰釋天被陳汐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舒服,但他還是強忍著說道。
  
      “我賭百年之后,卿姑娘絕對不會嫁給你。”陳汐的聲音很平靜,卻蘊含著一股強大的自信,那種信心,來自他對卿秀衣的信任和了解。
  
      他知道,換做是她在這一刻,肯定也會如自己這般做的。
  
      “哦?若是你輸了呢?”冰釋天心中愈發不舒服,皺眉說道,他很難理解,一只來自小世界的螻蟻,從哪里來的這么強大的自信。
  
      “我輸了……”陳汐喃喃,突然手指天空,指天盟誓:“天道在上,我陳汐于此發誓,若卿姑娘心甘情愿嫁給他人,我陳汐立刻自廢修為,永生永世,飛灰湮滅,若有違誓言,天誅地滅,人神共殺!”
  
      看見陳汐突然之間,發出如此毒誓,踏天大圣等人都微微一愣!
  
      四周其他人,先是震驚,隨后紛紛竊竊私語起來。
  
      “這家伙,太沖動了,那卿秀衣好歹也是天衍道宗的弟子,一旦前世記憶全部蘇醒,只怕都把他給統統忘了!”
  
      “情之一字,真是害人啊,他難道不擔心,隨著時間的流逝,卿秀衣會漸漸移情別戀?要知道那冰釋天如今可是一尊天仙,其魅力又怎可能是他能夠比擬的?”
  
      “真不知道這家伙哪里來的這么大信心,他難道不知道,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賭注?”
  
      皇甫清影、甄流晴等人也都微微一怔,旋即釋然,他們對陳汐很有信心,因為只有他們知道,卿秀衣可是為陳汐生了一個孩子,單單是這一個事實,都足夠證明一切了。
  
      可惜只有梵云嵐知道,那個孩子的出生……其實只是個意外,但不管如何,她還是堅信,陳汐既然敢這么說,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
  
      冰釋天聽見陳汐發出如此惡毒的誓言,眼神微微一縮,隨后冷然道:“勇氣可嘉,希望到時候你千萬別后悔了!”
  
      陳汐神色不變,平靜道:“如果我贏了這個賭約呢?”
  
      “贏了?你怎么可能贏?”冰釋天一呆,像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
  
      “怎么,你不敢賭?”陳汐道。
  
      冰釋天面色一沉,眸光閃爍不定,許久才冷冷道:“好!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我答應這個賭約。若是你贏了,我冰釋天當自廢修為,貶為凡人,任由你處置!”
  
      “只有這一刻,你才表現的像一位真正的仙人。”陳汐平靜說道,“百年之后,我會前往天衍道宗,屆時,賭約必然可以分出勝負。不過我可要提醒你,若卿姑娘非心甘情愿嫁給你,我會讓你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
  
      此言一出,眾人都暗自一驚,不敢相信陳汐,竟敢拿言語來威脅一尊天仙!這天地間又有幾個人敢這么做?
  
      “很好!”冰釋天神色平靜,心中已憤怒到了極致,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來一樣,“你是第一個敢這么和我說話的,我記住了!”
  
      說罷,他袖袍一展,直接在虛空中硬生生鑿開一條通道,踏步朝內走去,“云師弟,各位玄寰使者,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云瀾生望了望陳汐,忍不住一聲輕嘆,緊跟其上。
  
      其他玄寰使者見此,也不敢再逗留,一個個帶著自己選中的各王朝子弟,緊隨其后,朝通道內行去。
  
      離開時,蘇輕煙、薛燃辰、凌澤等人都暗暗朝陳汐點頭,傳音說了些諸如“玄寰域再見”一類的話。
  
      陳汐一一回復,顯得頗為平靜,并沒有被之前的一切沖昏頭腦。
  
      只有風劍白和商雀離開時,皆都毫不掩飾地朝陳汐流露出一抹殺機。
  
      陳汐察覺到了,但并沒有多說什么,這兩個家伙,已放不進他心中,他如今的目標早已鎖定冰釋天身上。
  
      很快,那些來自各王朝的子弟,以及玄寰域使者們,在冰釋天的帶領下,皆都進入空間隧道,消失不見。
  
      武皇戰魂碑前,徹底恢復了平靜。
  
      夕陽如血,灑下暮色光輝,落在那石碑表面,上邊金光翻涌,一一映現著來自各王朝強者的名字。
  
      但很快,那些名字就消失掉大半,也就意味著這些人,已離開了太古戰場。
  
      只等陳汐等人離開,這座見證無數強者崛起的石碑,也將重新陷入沉寂當中,或許等下一個百年還會有新一批年輕子弟進入。
  
      這就是天地循環之理,一切都在向前,止步,就意味著落后和死亡。
  
      ……
  
      夕陽下,陳汐獨自一人漫步在空蕩蕩的太古之城中,身影峻拔,在地上劃下一道長長的背影。
  
      形單影只。
  
      甄流晴離開了,離開的時候,在他的右腕上系上一根紅絲繩,沒有多說什么,她知道,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也離開了,皇甫清影哭得梨花帶雨,像個不懂事的小姑娘,周四少爺狠狠捶了陳汐肩膀一下,說了句,“好兄弟,一輩子”。
  
      凌魚離開的時候,憨憨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很是樂觀邀請陳汐有空去大禪林寺找他做客。
  
      而趙清河只是靜靜凝視了陳汐片刻,一句話沒說,就像他那冷峻的性格一樣,但陳汐明白,若是自己有難,他還會像當初那樣為自己赴湯蹈火。
  
      只有梵云嵐,她緊緊抱著陳汐喃喃自語了很久,像是要把一輩子的話都要說完,離開的時候,她突然轉身,回眸,嫣然一笑,那燦爛明媚的笑容,令夕陽都黯然失色。
  
      仿似要讓陳汐永遠記住這一刻的她所展現出的最美好一面。
  
      然后……
  
      就剩下了陳汐自己和柳瘋子兩人。
  
      他沒有急著離開,而是獨自在街頭漫步,仿似留戀,仿似又在和發生在這片天地中的一切道別。
  
      最終,他回到了自己的住處,看著倚靠在柳樹上喝酒的柳瘋子,笑道:“前輩,咱們也走吧!”
  
      “不再多呆一會?”
  
      “不了,過去的終將過去,而玄寰域會是我新的開始!”陳汐眸光堅定,被夕陽染上一抹炫亮的色彩,如夢似幻。
  
      “那就出發吧!”
  
      柳瘋子哈哈大笑,飲盡壺中最后一滴酒,站起身子,抬手撕裂虛空,“小子,你說的不錯。玄寰域大世界浩瀚無邊,萬族鼎立,強者如林,是距離仙界最近的地方,那里,才是屬于你的舞臺!”
  
      唰!
  
      虛空通道一閃即逝,這片天地重新恢復平靜。
  
      夕陽殘照,衰草離披,古老的太古之城依舊肅穆矗立著,見慣歲月和滄桑,而那武皇戰魂碑上,最后一抹金光漸漸消失不見。
  
      那里,曾經烙印著陳汐的名字。
  
      ————
  
      13年最后一個月的最后一天,月票榜上煙硝彌漫,而我心情也忐忑之極。
  
      可當敲下這最后一段字,才發現,心情平靜許多。
  
      明天,是2014年。而這,也是小汐汐新的征程!
  
      下一卷:玄寰大世界!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推薦給您的朋友吧!(記住,或且“”,就能):

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