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一念真神 > 第五十四章 煉丹師-楊天

  尋著淡淡藥草的香氣,江渙很快就找到了香氣的起源,那是一個巨大的爐鼎,在半空之中懸浮著,外圍燃著濃濃的火焰,只是火焰之中并沒有狂暴的氣息,那些火焰就像是手一樣撫摸著爐鼎,那淡淡的香氣就是從這里面散發而出,周圍觀看的人很多,另江渙感到奇怪的這是他們穿的衣服,在場的所有人都穿著道袍,江渙在人群里很是顯眼,江渙走進一看才發現這個巨大的爐鼎底下還坐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那老人雖然已經滿頭白發,但其容貌卻與二三十歲的青年相差無幾,這位老人金幣這雙眼,在火光的照耀下他的額頭漸漸反射出了些許亮光。
  “嘭”
  一聲悶響自那半空之中的爐鼎之中傳出,緊接著是一股股的藥草香氣傳出,只是此時的香氣更加濃郁,讓眾人一驚。
  “楊天大師不愧是我們城內數一數二的煉丹師啊”
  “火力控制的太精妙了”
  “誒,小兄弟你也是前來觀摩楊天大師的?”一位青年走上前來,看著江渙津津有味的樣子不由發問。
  那人看著江渙戴著一副面具,伸手就要幫江渙摘下來,手還沒碰到面具就被江渙一巴掌拍了下去,“不要碰我的面具!”
  那人訕訕一笑,轉過身繼續觀看坐在人群之中的楊天,口中抱怨道“什么人啊,戴著一副面具,真奇怪!”
  “嘭。嘭”
  又是兩聲悶響,爐鼎的蓋子被直接沖擊開,幾顆丹藥順勢被噴出,那楊天不慌不忙的站起身來,像是習慣一般的直接躍起伸手直接把那幾顆丹藥握在了手中,身體緩緩落地,將手掌展開,幾粒圓滾滾的丹藥就出現到了眾人面前,藥草的香氣就像是被打開了閥門一般噴涌而出,那香氣極為濃郁,一旁的眾人都是一陣感嘆。
  “楊大師果然厲害,二品丹藥就這樣簡單的被煉制而出”
  “就是,只聞著藥香就知道這絕對是二品丹藥之中的極品。”
  楊天環視眾人,像是聽膩了這些阿諛奉承一般,臉色沒有一點變化,突然,他的目光停在了江渙身上,在眾人之中,江渙的穿著最為顯眼,他也是在場所有人之中唯一一個看他的眼神不一樣的人。
  江渙也是注意到了楊天在看他,沖著楊天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雖然楊天看不到他的臉,但是他眼睛之中的笑意還是被楊天察覺到了,那楊天緩緩走到江渙跟前,笑著把手里的丹藥遞給了他“小兄弟,相遇即是緣分,這些二品靈丹就贈與你,也算是你我相遇的一件見面禮了。”
  江渙笑笑,接下丹藥,微微拱手“謝謝楊天大師了”
  “小兄弟不必客氣”那楊天摸了摸江渙的頭,一臉的寵溺之色“以后若是需要丹藥就來找我楊天便是!”說著,臉上流露出了一絲絲的悲涼之意。
  江渙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但是人實在是太多,他害怕說出來會對楊天有什么不好的影響,并沒有問出來。
  楊天走回原地,收起了在空中的爐鼎以及熊熊燃燒的火焰,再次走到了江渙身邊,笑道“小兄弟若是不介意,老頭子我請你吃頓飯啊!”
  江渙點了點頭,便與楊天一道走出了這座大樓,只留下剩余的一群人在那里用著那嫉妒的眼神看著江渙的背影,尤其是剛才與江渙有過接觸的那個青年,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些許貪婪之意,“這家伙脾氣不小,運氣倒是不錯,若是我把他的二品靈丹搶過來,豈不是…”
  楊天帶著江渙來到了一個比較大的酒樓里面,這一路上很多人見了楊天都是畢恭畢敬,江渙也是對他有了些許敬佩之意,畢竟一個人能夠做到讓全城人都尊敬的地步是很難的。
  “小兄弟,請坐”
  “楊天大師您請”
  二人坐下之后,楊天點了一些菜品,而后笑著看著江渙“小兄弟你剛才是不是很驚訝為什么我會把靈丹給你吧?”
  “其實呢,有兩個原因,其中一個是因為你不像其他人一樣,你的眼神之中流露著純潔的光芒,第二個原因就是,你給我的感覺像極了我的孫兒,只可惜我的孫兒…”
  講到這里,楊天的眼神暗淡了下來,像是回憶起了不堪的往事一般,臉色蒼白起來。
  “只可惜,他在像你這么大的時候渡天劫沒有好的丹藥,慘死于天劫雷之下,連尸骨都沒有剩下,”
  天劫雷,聽到這三個字江渙吃了一驚,天劫雷是要到達靈王才能有的劫難,渡得過一身灰,渡不過一捧灰,只是聽楊天的話,渡不過怕是連一捧灰都不剩了。
  “楊大師,聽您的語氣,您是后來才一心沉迷于煉丹這條路的嗎?”江渙安撫著楊天,順便問道。
  楊天點了點頭,長嘆了一口氣,苦笑道“這世間有多少孩子因為渡劫失去了自己鮮活的生命啊,我當時就下了決心,一心沉迷于丹道,專門為渡劫的人提供渡劫丹,我只是為了不讓其他家里再受我所受到過的痛楚,天下人萬萬千,我能幫助的也沒有多少,但是我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最起碼不能眼看著一個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消逝,所以我潛心沉迷于丹道一途,為的就是幫助其他的人,不讓其他人在重蹈我孫兒覆轍”
  “那前輩有沒有煉制出渡劫丹?”江渙感覺楊天既然能走到這一步,煉制渡劫丹應該也是不在話下,可是楊天卻是搖了搖頭。
  “哪有那么快,丹道也是一種修煉的手段,煉制丹藥能夠讓人沉下心來,你應該知道,丹藥也是要論品階的,渡劫丹乃是五品靈丹,而我現在四品靈丹都很難煉制,更不要說去煉制這如此繁瑣的渡劫丹了。”
  很快,酒樓的店小二就端上來了幾壺烈酒,就想瞬間就彌漫了整個屋子,江渙端起酒杯輕抿了一口,結果發現這里的烈酒實在是太辣了,讓他忍不住咳出了聲,一旁的楊天則是看著江渙的樣子哈哈大笑。
  “小兄弟沒喝過酒就不要嘗試啦,這里的酒很辣的!”
  江渙撇了楊天一眼,隨手取出了一壺護元酒,頓時屋內的酒香直接就像是被吸收了一般,變得沒有了香氣,而江渙則是輕斟一杯,他喝酒的樣子很是夸張,讓楊天看的直流口水,“小兄弟,這酒給我嘗一嘗,行嗎?”
  江渙苦笑道“前輩想喝就喝便是,何必擺出那樣一副表情。”
  楊天拿起江渙的酒壺,這時他才發現,原來所有的酒香并沒有消失,而是只在這酒壺之中飄散,只在酒水之中留香,猛灌一口,只感覺一股股靈力游走于脈絡之間,酒香而不烈,那種美妙滋味在楊天的身上游走,讓他有種說不出來的舒爽感。
  “爽!這酒太好喝了!酒中有暗香,香氣不揮發,這乃是酒中極品!其中混合著淡淡的丹藥的力量,讓酒力在體內伴隨著靈力不斷的揮發,太棒了,妙啊!”
  楊天一口一口的品嘗著護元酒的味道,對這護元酒贊不絕口,江渙很是驚訝楊天竟然單單是品酒就能嘗出來丹藥的味道,也是厲害。
  一壺酒下肚,楊天仿佛是不太滿足,一臉興奮的看著江渙,“小兄弟,還有沒有這種酒,實在是太好喝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江渙把之前金燦燦告訴他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了楊天“少喝點吧前輩,這種酒醉人。”
  說著江渙取出了一壺烈元酒,剛打開酒壺,一股濃濃的酒香就飄散而出,楊天雙眼放光,一把抓在了手里,順便小嘬了一口。
  “爽!”
  楊天感受著烈元酒的酒力,那種裂元的滋味讓他忍不住渾身顫抖,慢慢的閉上眼睛,靈力運轉起來,強大的氣息讓江渙膽寒,這種氣息遠遠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疇,楊天的氣息要遠比之前他遇到的華家家主化狄要高出不少,江渙猜測他的實力最起碼也要在靈皇之上。
  片刻,楊天睜開了雙眼,吐出了一大口濁氣,笑嘻嘻的看著江渙“小兄弟,你哪里來的這么好的酒啊?”
  江渙搖了搖頭“這…不能告訴你!”
  遲疑了片刻,楊天大笑起來“小兄弟莫要見怪,我楊天最喜歡喝酒,不是吹的,我老頭子也活了幾十年,喝的酒也算是數不勝數,這么好的酒我是頭一次喝到,不如這么說吧,我跟你做個交易,我叫你煉丹,你給我酒,行嗎?”
  看著楊天的樣子,江渙也是無語,但是,若是能有楊天這個強者保護他,也未嘗不是個好事,“那好,不過你得答應我幾件事!”
  “好,你說吧!”楊天也是非常爽快,直接就有了要答應的架勢。
  “第一,我想請前輩幫我煉制一些丹藥,第二,我最近被人追殺,想請前輩保護我一下,第三,我希望前輩在我同伴有危險的時候能夠出面保護,”江渙也提出了自己的條件,江渙甚至以為自己的條件太過苛刻,楊天不會答應下來,畢竟他招惹的人有多強他自己也不清楚,總不能強加于楊天。
  “沒問題!”楊天十分爽快的答應了下來,還是一臉寵溺的看著江渙,“我答應了,你要記得提供給我酒啊!”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