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圣人逍遙游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殘夜未盡

  哦?
  傅老倒是忽然改變了對楊子凡的一些看法,至少這一點上他就做得很不錯。
  他點了點頭,接著說道:“勇于嘗試是好事,就算一開始失敗了也不要緊。你試試吧,我來給你護法。”
  楊子凡聽見后感激不盡,深深地對傅老鞠了一躬,接著盤膝坐在了地上,逐漸沉入到了修煉之中。
  內視己身,只見氣海穴中的精氣如同一片湖泊,波瀾不起,而靈氣就潛藏在其中。
  他按照著傅老說出的方法,用丹田來做內呼吸,身體內頓時仿佛發出了一陣陣轟鳴聲,卻又很快變得寂靜,接著他又把精氣運行到傅老所說的數條經脈之中,以此來激發靈氣。
  果然,氣海穴中發生了某些變化,這種變化讓他感到了驚喜。
  只見氣海穴上,仿佛升起了一輪“太陽”——這就是靈氣。
  這些靈氣從氣海穴的深處慢慢被激發出來,高懸于氣海穴之上,散發著白色的光輝,照耀著身體內部。
  緊接著,一層層的精氣“沖天而起”,宛若湖水逆流而上,向著氣海穴上的“太陽”包裹上去,“太陽”開始逐漸縮小了起來,縮小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又緩緩沉入氣海,終于開始按照著既定的經脈移動起來。
  這種修煉完全不知時間流逝,明明在楊子凡的感知中,似乎只是過去了不久,可是在外界,傅老已經等候了幾個小時了。
  雪已經停了,天邊漸漸泛紅,紅日漸升,看來將是一個好天氣。
  傅老站在楊子凡身后,望向遠處天空,他雖然整夜沒睡,但作為宗師級別的武者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他的精神還很好。
  他不知道楊子凡感悟得如何了,這種時候絕對不能叫醒對方,不然很有可能前功盡棄。
  天邊的星星也變得淡了,不再那么明亮。
  太陽就快要從東方升起。
  天邊的云彩被染成了金紅色,另一邊的天空也從黑暗逐漸變為深藍。
  沒多久,一輪紅日就從地平線下一下子跳了出來,整個世界大放光明。
  光線照射進了山洞,照在了楊子凡的身上,與此同時,他睜開了眼睛。
  很奇妙的感覺,明明外面太陽已經升起,可是他的感知中,殘夜卻還未消盡。
  這并非是他的錯覺,他知道,就連光線,在他的感知中都已經變慢了。
  雖然并沒有那么夸張,不到千萬分之一秒中后太陽就在他的眼中升起,但這細微的差別,卻在他的感知中無限放大。
  震撼,強烈的震撼席卷了他!這就是宗師之后才能感知的境界,現在有了靈氣的幫助,卻讓如今初入武道的楊子凡提前學會。
  傅老從后面來到他身邊,他已經發現了楊子凡的變化,所以他同樣產生了某種震撼的情緒。
  第一次就成功了?
  他記得自己一開始學的時候,可是整整花費了好幾年時間。
  忽然間,他意識到自已可能一開始就想錯了,他所說的一切,都基于楊子凡沒法在修武的同時再去花費精力修練功法,但是,如果,他可以呢?
  他忽然有些顫抖了起來,聲音也不自覺地抖動了:“子凡,你練武多久了?”
  楊子凡眼中的黑暗褪去,光明顯現,讓他此時的眼睛似乎在發著光。
  他看向傅老:“前輩,我練武已經有了幾個月了。”
  傅老的胡子抖動著,他總算明白了老友的徒弟是什么樣的存在,自己剛才的一番話現在看來好傻。
  這他娘的是個天才啊!
  ……
  楊子凡緩緩從這種境界中退了出來,緊接著他站了起來,對傅老躬身行禮:“前輩,多謝您!”
  傅老還有些凌亂,搖了搖頭說道:“你趕緊離開吧,還有訓練,不要遲到。”
  楊子凡點了點頭道:“傅老前輩,那我現在就回基地了,如果您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我一定萬死不辭!”
  傅老卻擺了擺手不再說話,也不想再看見對方,不然有些話他會忍不住說出口。
  太陽已經完全升起了,傅老看著遠處楊子凡下山的背影,心中還在不停地抽動。
  他剛才差點就說出了讓楊子凡拜師的話,還好他忍住了。
  如果真的這么做了的話,死后怕是老友們都會笑話自己搶別人的徒弟吧。
  想到這些,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孩子,真有些期待他未來會變成什么樣子。
  ……
  接下來的日子,所有人都投入到了強度更大、更加專業的訓練中。
  值得一提的是,一小批學員回家探親之后居然沒有再來了,再加上之前大部分人因為金幣不夠已經被淘汰掉了,所以現在基地里的新學員一下子少了許多。
  同樣也干凈了許多,剩下的人基本上都在努力地訓練,追求著自身一點點的進步,不再去想其他的東西,交往也就變得簡單純粹了起來。
  人數變少后,小組之間進行了合并,楊子凡、齊修、林武盛、韓鋒作為他們這一組留到最后的幾個人,還是被分配到了一起。
  他們也不再那么敵對了,也會在休息時互相調侃著對方。
  只不過,他們的心中,依舊還是把對方當做競爭的對手。
  這里的人就是這么奇怪,會把對方當做一定要超越的對手,但是也會把對方當做可以交付性命的戰友。
  雖然楊子凡現在已經被他們公認為戰斗力最厲害的人,但是在這里,戰斗力并不代表一切。
  相反,楊子凡在理論課、武器使用和戰術指揮這些課程上,往往是墊底的。
  楊子凡雖然也在很努力的學習著,但是這些方面,他并沒有著如同練武一般的天賦。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
  所以其他人在看到楊子凡被教官責罵時,總是會感慨,啊,上帝果然總是公平的。
  重新分組后,幾人的教官依舊是莫雨,但是傅雁冰卻并沒有再執教他們了。她已經不在這個基地了。
  有新兵慶幸著,也不解著,問到傅教官去哪了。
  老兵們卻大多已經習慣,這里的教官本來就會因為執行任務而隨時調動,既然不在了,肯定就是執行任務去了唄。
  楊子凡作為見過教官離開前最后一面的人,在關于傅雁冰去向的問題上,從來沒有討論過。。
  他似乎是回想起了她離開時的言語和眼神,然后從中發現了一種訣別的意味,這讓他對于這件事情緘默其口。同時,他還有些遺憾,遺憾沒有在她的課上拿到好成績,不知以后還有沒有機會。
  這段時間,他也沒有再見過傅老了。人總是這樣,忽然出現,又忽然消失。

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