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奇門神隱 > 第三百零三章:赤門的挑釁
    但凌易和蔣天陽明白這個道理,可青門和赤門的人,卻未必明白。顯然,他們師門肯定是會想要爭斗的。
  
      見到從師門山門歸來的凌易,蔣天陽捂著自己包扎好、但尚未痊愈的手臂,微微一笑,并沒有錯過眾人奇怪的目光。
  
      他轉頭看向凌易:“凌師兄好。”
  
      凌易也沖蔣天陽抱了抱拳:“蔣師兄好。”
  
      這樣的互稱師兄,只是同門情誼罷了,凌易和蔣天陽,其實并不是師兄弟關系,只是同門。
  
      對于為了幫助自己攔住陳皮,首次下神兵之墓時負傷,凌易對蔣天陽,是很感激的。
  
      蔣天陽卻又說道:“師兄保重,有些時候,千萬當心。”
  
      蔣天陽的這句話,其實是很有內涵的,這內涵就是,不要覺得,這事沒啥,以后就可以疏忽了。
  
      凌易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我以后自然會小心的,不過,我知道,這次還是多虧了你。”
  
      凌易這樣說絕對不是客套話,他深知,這一次還真的是多虧了蔣天陽的幫忙,鼎力相助,拼命出手,才有了第一次時安然無恙地出了行宮。
  
      地下的那一切到底有多兇險,凌易自己是完全清楚的。
  
      兇險之中,誰能夠這樣和自己站在一切,也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蔣天陽這樣的做法,其實,是舍命相幫,是冒了很大的風險的。
  
      凌易自己是明白人,絕對不會,過河拆橋,也不會,故意地裝作不懂。
  
      所以,在這個時候,凌易毫不猶豫地,直接地說出來,自己的內心的真實想法。
  
      這倒讓蔣天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一旁的曲然這時說道:“凌哥,你這次很危險吧,我們在上邊,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蔣天陽兄,一定也是吃了不少苦,冒了很大的風險。”
  
      蔣天陽聽了,客氣的說道,曲然兄弟,你也是一樣的。操了不少心。
  
      聽到他這么說,曲然有些不好意思擺了擺手:“哎呀,這次能夠找到你這位大師幫忙,也是我們的榮幸,不過。”
  
      他可疑的頓了頓,轉頭看向凌易的時候欲言又止:“我就是單純的覺得,這件事情有點不對勁。”
  
      曲然的話有些遮遮掩掩,不知道是為了什么,才這樣地說話,說得是吞吞吐吐。
  
      不過,凌易覺得,有必要直接問明白再說。
  
      于是,凌易看著他的目光閃過了一絲懷疑,開口問道:“哪里不對勁了?”
  
      看到凌易臉上的顏色,包括,對自己說話的語氣,曲然知道,凌易是對這件事,上心了。
  
      曲然偷偷在他耳邊說道,“師兄你沒報名,但是這次的比拼大會,有人私自把你的名字報上去了。”
  
      說完這話,曲然的神色有些變化,他不知道,這個消息對于凌易來說,會產生什么樣的反應。
  
      凌易的聲音略微有些上揚,是帶著一點疑問的語氣。說道:“怎么會這樣?”
  
      曲然看見凌易皺了皺眉,好像對這個事情,有些疑惑。好像是不相信,誰會這樣做。
  
      其實,曲然不知道,凌易是故意做些表現,他不能把師傅給賣了啊。雖然曲然有些五大三粗,但過一段時間,十四旗的比拼真正開始的時候,師傅一出現,曲然自然就明白了。
  
      ……
  
      說實在的,曲然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覺得茫然。
  
      在這之前,曲然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就想過,凌易目前的狀況。
  
      并且為他擔憂不已。
  
      眼下,凌易他剛剛受傷出來,自然而然是不想再進行比拼的,而且,目前的形式下,門派和門派的這種比拼,其實是沒有任何意義。
  
      都是歪門傳人,又有什么可打的。而且,這又不是武林爭霸的年代,也不是江湖游俠兒拔劍四顧的朝代。
  
      能隱身自然要隱身,不能夠憑借好勇斗狠來拓展世俗上的事情,誰都是明白這個道理的。沒有想到的是,居然有人動了心思,試圖想讓凌易陷入這種毫無意義的江湖斗狠的困局中。
  
      并且,這里面,儼然是有人想,做出來一個姿態來,請君入甕。
  
      不去,失去顏面,去,則危機重重,步步難行。
  
      江湖風波惡,無論渾水還是清水,都是不同的陷阱和坑。
  
      跟苗步行的武林生死狀,還沒整明白呢,歪門卻又開始內部拼斗了。這真讓曲然有點兒頭蒙得厲害。
  
      曲然看著凌易,凌易自己的心念,也在飛速地旋轉,思索著這眼前遭遇到的一切。
  
      如果以他自己預想的那些準備來說,不能去。
  
      那樣的話,即便是能夠斗得嬴,也不想去。
  
      對于這些事情,他是一點也不想碰的。
  
      不過,有些事情,真的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可是在看到榜單時,他忽然就怔愣了,因為這個榜單是發給十三旗各門派的。
  
      上面說的具體步驟和要求,居然很詳細,看得出,做這些個東西的人,是找的專業人士。這樣想來,這一個事情的出現,就是帶著不少的疑問了,誰知道,這里面的人,是不是又在設一個新局呢?
  
      去還是不去,好像都是很尷尬的事情。
  
      這件事情,即便他不想去,好像也沒多少作用。
  
      凌易轉頭看向旁邊曲然本人,故作認真的開口說道:“你確定,這件事情你沒有替我報名。”
  
      話說完,他已經在第一時間看見了曲然搖了搖頭,感覺自己比竇娥還冤。
  
      搖完頭,曲然面部表情嚴肅,鄭重地說:
  
      “我當然知道,凌易你最不喜歡的就是這種門派和門派之間的爭名奪利,我怎么可能給你報名呢?”
  
      這不是等著回去被他收拾嗎。何況,生死狀的事情,就是他曲然惹出來的。他怎么再敢另起風波?
  
      凌易點了點頭,嘆了口氣想要說些什么,旁邊一個人卻突然站了出來,直視著凌易的眼睛。
  
      “怎么回事?”凌易轉頭看著軒拓青:“你小子也知道出來找我了。”
  
      軒拓青晃晃腦袋:“我聽說你出來后,在這兒等了好久,一天了也沒看到你出來,他們都在這等著,我實在是扛不下去了,就想著睡一會兒覺。”
  
      凌易在旁邊嘆氣,拍了拍這貨的肩膀,覺得自己能有這樣幾個好兄弟也挺好的,雖然這些兄弟都傻了點。
  
      正思慮著這些,旁邊一位陌生面孔的人忽然開口:“你知不知道,這次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轉頭看向旁邊的這家伙,卻發現對方正在死死地盯著自己,應該是赤門的人。
  
      看來,蔣天陽的這些師兄弟們,好像很挑釁于自己的存在。
  
      凌易愣了愣,沒有回答那人的挑釁,只是笑瞇瞇的沖他微微鞠了鞠躬:“這位師兄,認識我?”
  
      那人看到凌易這副彬彬有禮的模樣,有些看不過去的冷哼一聲:“最看不得你們這種偽君子,表面上利用我們師兄,說是進去探險。結果呢,得到了寶物之后就想要獨吞。”
  
      這話說的,正是印證了之前凌易的擔心,他拿到鳴鴻刀的時候就有些擔心,拿出來之后會破壞和蔣天陽的情誼。畢竟,在彼此的心目之中,兩個人已經成為了很好的朋友。
  
      所以,在凌易一出來的時候,蔣天陽已經向他表示了,自己對這東西沒有任何的想法。
  
      凌易在旁邊看著這人,感覺有著一絲絲的不對勁,這人是蔣天陽師門的?
  
      蔣天陽師門的人,不都已經走光了嗎?畢竟蔣天陽剛才跟他使了個眼色,他們的師門就都撤了。
  
      眼前這青年,到底是誰?

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