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全男公敵 > 第五百零五章 全民英雄3
苗初秀看到了一場葬禮。
  其簡易程度,跟當年她的父母被匆匆下葬有得一拼。
  苗老頭去世了。
  中風之后的苗老頭一直不肯去醫院,又擔憂白血病的小孫子,就算后來苗初秀給了他20萬,他也沒去醫院。不是三秀她們不送他去,是他堅決反對。他甚至用殘存的一點力氣要打三秀:你再多話,我打死你這丫頭。
  苗老頭堅持要把那20萬全部留給小孫子治病。因為他的兒子失業了:在沒有任何過失的情況下被裁員了。
  被裁員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那公司很快就直接倒閉了。倒閉之前,遣散了所有員工。
  以前,苗老二一直懶懶散散,覺得工資低,啃老就行。可真要失業之后,才發現,現在再要去找一份幾千塊的工作,居然非常困難。
  在跑的網約車也每況愈下,除去油費,掙不到幾個閑錢,連房貸都不夠,一家人的重擔幾乎全部壓在了三秀身上。
  這時候,已經不再是重男輕女什么的了,是真的沒法了——三秀要是甩手,一家人就真的不用活了。
  三秀沒法甩手。
  這種情況下,苗老頭無論如何不肯多花一毛錢了。
  雖然三秀一再向他表示:苗初秀承諾了,這錢花了,她會繼續付的。苗初秀一般言出必行,你可以放心。而且,20萬,也能熬一段時間了,你何必這樣子嘛?
  但苗老頭還是不答應。
  不久之后,三秀又收到了一筆錢。
  她喜出望外地跑回家大喊:“爺爺,爺爺,我送你去醫院吧,苗初秀又打了50萬給我們,真的,你看……”
  那五十萬是苗初秀留給他們的“遺產”——他們只是不知道而已。
  “現在我們有錢了,真的有錢了,我爸可以慢慢找工作,不著急。你和四秀的醫藥費,這幾年都不成問題的……”
  保守治療,不折騰,這筆錢真的可以維持好幾年。
  快崩潰的一家人,完全可以喘口氣回來。
  三秀一家人都高興得不得了,真真是雪中送炭。
  可是,苗老頭還是不去。
  苗老頭說,有了這五十萬,我更不用去了。
  無論如何,我已經放心了,畢竟,四秀可以支撐下去了。至于我,無所謂的。
  苗老頭又在家里熬了一段時間,然后,接到了苗初秀的死訊!
  苗初秀死了。
  苗初秀徹底死了。
  那天,他于垂死病中驚坐起。
  他大叫:苗初秀死了?苗初秀真的死了?
  那時候,三秀還沒下班,四秀還沒放學。
  聞訊而來的老伴,兒媳婦、兒子都低下頭,不做聲。
  苗老頭死死盯著他們,厲聲問:“真的死了?苗初秀真的死了?你們告訴我,這是不是個假消息?你們說!”
  是的,苗初秀死了,沒法隱瞞這個事實。
  雖然警方并沒有通知他們,是三秀自己悄然打探到的小道消息。
  據說,那是一場劇烈的大爆炸,連尸骨都不剩下了,整個人被炸得灰飛煙滅。
  大家本來一直瞞著他這個消息,也不敢在他面前流露出任何的悲哀之情。可現在,不知怎地,他居然知道了。
  大家都覺得有點奇怪。
  老太太抹著眼淚,低聲道:“真是可惜了……可惜這孩子了……我們一直對她不起,可她還是不計較,還一直叮囑三秀送你去醫院,錢都拿來了……”
  你逼我拿錢,我偏不給;
  你不逼我,我偏要給。
  這就是苗初秀。
  一直都這樣。
  “死了?居然死了?怎么會?”
  苗老頭后知后覺,兩眼茫然,殘余的一點精氣神忽然就煙消云散了。
  他喃喃地:“怎么會死呢?苗初秀怎么會死呢?那丫頭可是我們苗家唯一的一點希望了啊……怎么就死了呢……唉,這一下,我可能去九泉之下也沒法向老大交代了啊……”
  他覺得自己去九泉之下也不好意思見大兒子了。
  一會兒,他又說:“唉……老大尚有那丫頭給他續費百年墳墓,而我,而我……唉……算了,你們也沒這個能力!!!你們記住,一分錢也不要給我花了,死了就死了,再花也沒用了……”
  說完這句,他就倒下去了。
  以后,再也沒有睜開過眼睛。
  按照苗老頭生前的叮囑,他死后,喪事一切從簡,最好不要多花一毛錢能倒賺回來一點為好。他甚至要求公墓都買最便宜的,越是省錢越是好。所以,他去世后應得的種種補貼和福利,除去喪葬費之后,真的還剩下了一點錢。
  也許,他在天之靈真的會感到欣慰?
  誰也不知道。
  苗初秀看著那支寒蟬凄切一般的送葬隊伍,也默然跟在后面。
  四秀光著頭,走在前面也不講話。
  小叔叔和小嬸嬸以及奶奶都一臉麻木,并無什么哀痛之情。
  實在是一家人已經發生太多事情了,他們對生死存亡都已經看得很開了,根本已經流不出什么哀傷的淚水了。他們只是可惜,這以后,少了老頭的一筆高額退休金,日子會更難過了。
  三秀一個人跑前跑后,也不怎么哭,一切就緒之后,就那么傻不愣登地站在旁邊。
  在老頭子的眼里,她從來不是一個主角,只是一個多余之人,一個為了孫子而存在的(掙錢)工具。
  可是,他死后,她還是有點難過。
  兒子孫子,爭來爭去,最后,所有人都是一抔黃土。
  然后,他們都走了。
  諾大的天地之下,只剩下這座剛剛埋人的公墓。
  一座新墳!
  處于公墓最差的位置,狹小,偏僻,局促,只能說是“入土為安”了。
  反倒是他們旁邊的兩座公墓,在這局促的襯托之下,顯得有點兒“高大上”了……那是苗初秀父母的墳墓。
  當年為了省錢,老頭兒做主選擇了這處凄寒地。
  現在也是為了省錢,老頭葬在了兒子旁邊的角落——按照江湖規矩,老父的墳墓當然不能比兒子差這么多,可是,他一心命令后人省錢,他們也沒轍,只能好說歹說,讓公墓管理人員答應,在這里湊合了一個最便宜的公墓。
  真的是省錢省到家了。
  可是,苗初秀想,反正一個人都已經死了,三尺墓地和三萬英尺豪華陵墓又有何區別?
  難道陰間也有三六九等?
  誰也沒活著從陰間回來過,所以,誰也不知道,是不是?
  也許,這一切都是虛空而已。
  就像一只雞,早已被做成了炸雞吃掉了,再是給它一個豪華的墓地,它能知道能享受嗎?
  萬物的死亡,是不是都是相同的道理?
  她一個人默默地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
  她想,要不,自己也花點錢給苗老頭續個費?畢竟,以他的性子,對這個事情是看得特別特別重的!
  否則,他也不會非要求把自己葬在這個指定的“角落”了。
  除了黃泉路上有大兒子的陪伴,他是不是潛意識里,也想沾沾兒子的光?——畢竟,他們有百年續費,就有百年香火,而他們的后裔前來時,總不會徹徹底底把自己這個“爺爺”忘得精光吧?
  很可能苗老頭死的時候,還是忘記苗初秀已經死了——潛意識里,還是覺得她沒死。
  否則,兒子都沒后裔了,他哪里沾得到光?
  ……
  苗初秀覺得自己在向這個世界告別。
  因為,她最后看到的人是王初美……
  王初美的二手車店徹底關門了。
  雖然早在二手車不太景氣之前,他已經處理了自己9成的庫存,剩下的一點,也因為他“不務正業”,徹底關閉了。
  給幾名員工發了遣散費,商鋪還給房東,他變成了“無業游民”——就連自己和朋友合作的新公司也不怎么去管了。
  他每天開著車子跑來跑去。
  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那座已經被炸得灰飛煙滅的遠郊大別墅……但是,他沒法靠近。警戒線拉到了五公里之外,閑人勿進。
  他幾次被驅趕出去。
  他不死心。
  直到后來,警戒線撤離,他親自去看了一趟,才死心了。
  他不再去大別墅,但還是無心工作,全城瞎轉悠。
  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在尋找什么。
  從早上到晚上。
  一刻也不想停下腳步。
  一旦停下,就會心如刀割。
  

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