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婚然心動:總裁老公放肆寵 > 第816章我很喜歡,愛不釋手
    她將頭撇向另一邊,看著窗外種植的梧桐樹不斷的向后退,高速公路上的車輛不是很多,她看的有些失神,心里想著厲少煬現在做什么,肯定在認真工作吧。
  
      車是在一家西餐廳門口停下的,兩個人并肩走上前去,環境很優雅。
  
      林依依有些驚訝,她竟然也會喜歡這種地方,因為根據她平常在自己面前顯示出來的都是心浮氣躁,自然她也就猜測不出來會帶著自己來到這家放著鋼琴曲的西餐廳。
  
      越過她的身體,走到那個靠窗的位置,從桌子旁那的抽屜里拿出菜單,翻閱著。
  
      而王詩雨也緊跟其后,同樣拿出菜單。她們都知道兩個人在一起會沒有心情吃飯,卻還在裝模作樣的看著菜單,心思卻跑在其他的方面上。
  
      王詩雨看著自己手上帶著的鏈子,嘴角勾勒起一抹微笑,又望了下低著頭的林依依,心里暗自想著我就不信你不在乎這個。
  
      “你那本菜單是不完全,這才是完整的。”
  
      王詩雨看似好心的樣子,故意向前傾去,讓那條手鏈在空中搖晃著,陽光透過窗戶射離開時,那手鏈發著光芒,很是耀眼。
  
      讓剛才還在思索著的林依依不得不注意到這條項鏈,這她很熟悉,想到那些過去,不僅僅刺眼更是刺激著自己的內心。
  
      “很漂亮對吧?我很喜歡,愛不釋手呢。”
  
      王詩雨注意到她再看到項鏈的時候,有一刻的愣神,知道自己的計劃沒有錯,有些得意的笑著。
  
      林依依心里雖然很在意這件事,可是她怎么可以任憑王詩雨在自己面前炫耀,她就打從心底發誓過,絕不可以讓她贏過自己。
  
      “呵,你是不是貴人多忘事,那時我和少煬關系不好,可是現在你什么也不是。”
  
      林依依噙著一抹嘲諷的笑,覺得自己說的還不夠,不能嚴厲打擊她,又繼續說了一句話“你就是一個垂死掙扎的小三,知道嗎?”
  
      王詩雨的表情馬上變的僵硬,臉色變得很黑,雙手在桌子下面握緊拳頭,眼里的怒火仿佛下一刻就要噴出來。
  
      她沒有想到自己會被林依依說的話秒殺,自己現在的確沒有以往那樣有地位,厲少煬對自己的感情有些淡化。
  
      不過她相信自己可以讓他回心轉意,而且她還有一個計劃在準備中,她就不信厲少煬看到那個場面以后還能不在乎,那么寬厚的原諒。
  
      “你也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從高處掉下來你就慘不忍睹了。”
  
      王詩雨仍然在堅守著,她不想要認輸,在邊緣掙扎著。
  
      “你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嗎,被他寵愛直到現在的冷淡。”
  
      毫不費力的打擊著她,說完這句話將菜單甩在桌子上,她知道今天這頓飯是沒有辦法一起吃的,王詩雨來主動找自己就是來找茬。
  
      表面上她看起來完全不在意著這王詩雨說的話,還有那條項鏈,沒有人知道厲少煬把這條手鏈拍賣以后,當著記者的面給王詩雨戴現在卻時心痛的,或許這就是在意了吧。
  
      林依依的頭感覺到微麻的疼意,回想到這件事情,當初的那些不堪就像電影般在自己的腦海里播放著,而剛剛的那條手鏈就是打開回憶之門的鑰匙。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伸手攔住那出租車的,只明白自己報了地址以后就閉上自己的眼睛。
  
      到了時還忘記了給錢,還是在司機有些不滿的大喊以后,才有些尷尬的從包包里面拿了錢,不好意思的說了一聲對不起。匆匆的離開回到家里面。
  
      門發出了輕微的聲音,解鎖她疲憊的關上門“嘭”的一聲也沒有讓她從回憶里面出來,仍舊深陷其中。
  
      她現在才想起上次關于照片的事情,想要一起說明卻又害怕現在這個狀態會被破滅,那時自己想要的家啊。而且即使自己說了,他也不會把王詩雨怎么樣,之前的已經都看清楚了。
  
      林依依頹廢的想著,柔軟的被子讓她進入了睡眠,心里想寫也許醒來過后就沒有那么在意了。
  
      而當厲少煬回來時,以為她沒睡了,在房間內開了一盞燈,看到了林依依迷糊轉醒的樣子有些楞了,慢慢的開口“抱歉,我不應該開燈。”
  
      他沒注意到自己回來時,已經是深夜一點多了,厲少煬走上前去抱住她,深吸著從頭發里散發出來的香味,沉迷著,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這種味道了,很獨特。
  
      “你今天忙嗎?”林依依還記得著,看了下時間現在都很晚了,擔心的問著。
  
      “合作項目出了問題,現在解決了,不過你是怎么了?”
  
      他眼尖的發現林依依有些難過,眼里空洞沒有之前的有神,如果是擔心自己的話,已經解釋了為何還會有這種表情,他深知林依依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眼神躲閃著,分明就是不想告訴厲少煬,而他也沒有逼迫著林依依非得要說出來。只不過內心深處還是特別希望對方告訴自己。
  
      林依依緊閉著嘴巴,一副看起來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搖搖頭。將他的注意力轉向其他的地方“你還沒有洗澡吧,我去幫你打好洗澡水。”
  
      厲少煬半坐在床邊,注視著她的離開,眼睛半瞇著猜想出了什么事情。沒有辦法只好讓助手去查查今天她見了些什么人。
  
      “夫人今天和王小姐見面了,似乎不是很愉快,沒多久就分別從餐廳里面出來了。”小事情,助手調查的很快,沒多久就把結果告訴了厲少煬。
  
      厲少煬仔細想了想有什么事情能夠影響到她,頓時就想到了一件事。
  
      那條手鏈,除了那條手鏈他想不出還有什么事情能夠影響到林依依了,看來有些事情必須繼續了。
  
      而且既然知道她很在乎那件事情,那條手鏈,他怎么可以讓自己的深愛的妻子受到委屈,將那條項鏈要回來的話也不能做什么。
  
      那已經被玷污了,怎么可以轉手給她?
  
      厲少煬想到了自己在法國的時候發現了一條項鏈,然而當時時間急促,自己也就忘記購買了,而現在正是最好的時候,他要做些什么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厲少煬什么都沒跟林依依說就直接飛奔到機場,訂了最早的航班,飛到法國。
  
      他要親自買回那條項鏈,送給林依依。
  
      厲少煬來到那家店,快速的尋找自己看到的那條項鏈。
  
      一旁的服務員也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誰,面帶微笑著,走上來詢問“您好,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嗎?”
  
      厲少煬沒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闡述那條項鏈,自己也只不過看了幾眼而已。
  
      厲少煬沉默著讓那個服務員有些尷尬,不過服務員也沒說什么,畢竟他是客戶。
  
      他站在四處尋找,將那些都找了一遍,然而那條項鏈并沒有尋找到。
  
      終于就在一個好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這條依舊發著光芒的項鏈,厲少煬眼前一亮,看著服務員,指著那“我想要這條項鏈。”
  
      服務員并沒有因為剛才的事情而改變了態度,依舊溫聲細語的說著“這條是限量版的,因為設計師還在考慮要不要出售,所以放在暗處。”
  
      “那么現在考慮好了沒?”
  
      聽到服務員的解釋,他有些皺眉,擔心著要是那個設計師要是不出的話,自己只能買過其他的,可是這條項鏈真的很好看。
  
      厲少煬又聽到她說有迂回的辦法,他就待在這里好久。
  
      等待設計師的到來,兩個人見面交談了一下,過程挺和諧的,交涉了一刻鐘以后,設計師被他的真情所感動,決定將這條項鏈出售,厲少煬心滿意足的拿到這條項鏈回到中國。
  
      他一下了飛機就想快點見到林依依不過在見到她之前有一件事自己必須要去做的,厲少煬開著車來到她居住的公寓,神色凝重。
  
      而她一臉的嬌羞,從妝容來看已經化好了妝,準備出去,一打開門看到是他,喜悅無比,走上前來想要抱住他,卻被厲少煬的手給推開,她有些尷尬,沒有繼續向前去。
  
      “這條手鏈我要收回來,原因你應該也知道是為何吧?”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伸過去,他深知王詩雨不會主動給自己的,只好自己下手了。
  
      那一臉的哀求“不要收回去,不可以。”他并沒有動容,將她的手移開,有些粗魯的將項鏈拿了下來。
  
      拿著那條項鏈什么也沒有對她說就離開了這里,他自己明白,自己離開的時候沒和林依依打聲招呼,什么話也沒有說,現在估計還在著急著,他得趕快回去。
  
      王詩雨在他的背后哭喊著,她一臉的悲涼又充滿著怨恨,有些恐怖的眼神在早晨出現,她嘴里念念有詞著,不斷重復著一句話“為什么,為什么?”
  
      沒有人回答她,只有空氣陪伴著她,方子璇站在那里失神著,好久才關上門。
  
      收回那項鏈只是有一個目的罷了,為了防止她又繼續炫耀,在她的面前,引起她的不舒服,而且收回了就可以盡量消除她心中的芥蒂。
  
      他開著車,速度很快,心里也在想著一些事情,擔心著林依依看到手鏈的時候的表情并不和自己猜測的一樣,看著放在旁邊的座位上的項鏈,厲少煬的嘴角微微彎起,她會喜歡的。他恢復自信,或者是這條項鏈給予著他自信心。
  
      而當厲少煬回去以后,發現她已經去上班沒有辦法只好等待下午。他在辦公室里面卻沒有心情去處理那些事情。
  
      天剛剛黑了下去,他就提前下班拿著自己買的項鏈。回到家時,林依依也正好回去。厲少煬很激動的從車里面下來,拉著她來到花園。
  
      “對不起,我沒有告訴你一聲就先離開了。”厲少煬先和她道歉,在林依依的面前越來越放的開自己,完全沒有覺得不好意思。
  
      林依依還沒有回過神來,那天的事情自己的確很在意,剛把水打好想要叫他洗澡時卻發現人都不見了。聽到他的道歉,林依依那些擔心都減少,沒有了那么在意“沒事的,以后記得和我說一聲,一個人突然不見了我會很失落的同時也擔心。”
  
      “恩恩,以后我會記得的。”厲少煬把她的話銘記在心,知道這個時間段挺好的了,把自己買的項鏈從口袋里拿出來。
  
      林依依的眼睛一直看著那個盒子,都不眨一下,心跳加速心里面好像是在期待著什么。
  
      厲少煬笑的很暖,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打開,項鏈在月色下顯得特別柔美“這只有一條,就像你在我的眼里就是獨一無二的,我愛你。”
  
      她激動的捂住了自己嘴巴,熱淚盈眶的樣子,完全沒有想到今天會收獲到這么好的告白。一激動猛的去抱住了厲少煬“你怎么突然那么的好”
  
      “難道我以前對你不好嗎?”厲少煬珉著嘴巴,并沒有不開心就是想要讓她緊張下。
  
      果然看到自己想要的樣子,還有那話語“好了,我給你帶上。”
  
      把林依依的身子轉了一下,把盒子放在一旁,項鏈緩緩的放在她的脖子上。很快那項鏈就帶上去了,林依依伸出手撫摸那個項鏈墜子,臉上都是幸福的表情。
  
      “看到你喜歡就好。”從后面抱住了她,莫名的覺得這樣很滿足,比自己在商業上獲得了合同什么的還要激動滿足于在這個時刻。沒有其他人的在這里,有的只有是兩個彼此交織在一起的心,她們會慢慢的融在一起的,厲少煬相信會有那么一天的。
  
      距離那次以后又過了一個星期,厲少煬自從那兒后就很忙,來不及溫存,就要去出差。
  
      王詩雨得到了消息知道厲少煬回來了,她的心自然是激動,放下手中的事情連忙給他打話
  
      回到家中,剛把行李放下,拿起正在響鈴的手機,她知道是王詩雨,有些回避的走在窗戶那邊,看著外面,語氣有些淡淡的“有事?”
  
      這兩個人陌生無比讓王詩雨有些受傷到了,然而習慣了就好,她在心底這樣安慰自己,依舊用很柔和的聲音“少煬,我們一起去吃個飯吧。”
  
      厲少煬遲疑,心里在想著上次兩個人關系還沒有好的時候,叫她煮過飯,那飯菜他吃了一口,然而味道卻是極好的,只不過那時為了打擊她所以才這樣子,想想他的心里有些后悔。

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